黄顺杰:当选民被当政者瞧不起

黄顺杰:当选民被当政者瞧不起
高雄市长韩国瑜日前出访新马为农渔民抢订单时,都在两地掀起不小的韩流旋风。不管是吉隆坡机场仍是樟宜机场,热心的韩粉不光大阵仗接机,还自备手板布条欢迎,更有人送上热腾腾的包子加油打气 高雄市长韩国瑜日前出访新马为农渔民抢订单时,都在两地掀起不小的“韩流”旋风。不管是吉隆坡机场仍是樟宜机场,热心的“韩粉”不光大阵仗接机,还自备手板布条欢迎,更有人送上热腾腾的包子加油打气,惹得韩国瑜大笑“我是土包子头”,以高情商回应民进党前阵子酸言酸语的一段小插曲。事缘两周前,韩国瑜为推行高雄酒吧文明在深夜开直播,介绍在地特征调酒时喝了几口。但不知是否“酒后吐真言”,选前不断着重“政治零分,经济100分”的韩国瑜,不由得对镜头开骂,诉苦民进党中央政府要求高雄市府改写“前瞻基础建设方案”的补助请求(行政院已否定此事),还顺带炮轰总统蔡英文的两岸方针。隔天,总统府讲话人黄重谚就在个人面簿上不点名批判韩是“喝醉的土包子”,暗讽他直播一派胡言。没想到,这句看似随口说说的“土包子”竟然引发轩然大波。忿忿不平的韩粉连续在网络上表态力挺,“我土包子我自豪”成了集结南北韩粉的强力召唤,以卡通版韩国瑜为造型的馒头更是成了热销产品。“土包子”说宛如不受控的野火不断延烧,终究回头烧向民进党政府。原想置身事外的蔡英文虽在“回廊说话”被记者逮到时机发问,却也仅仅泰然自若地以“话是他说的”来搪塞、切开;黄重谚则是神隐,既没抱歉,也没把相关贴文删掉。虽然民进党妄图以不变应万变,但随着触动下一年总统大选的台南、台中立委补选将于本月中举办,加上“土包子”议题又成为蓝营提名人狂打绿营的着力点,民进党想要从争议中毫发无伤地脱身,恐怕时机迷茫。这起“土包子”风云表面上虽看似仅仅蓝绿的口舌之争,却也揭穿民进党主政者与选民脱节的深层问题。在上一年当地推举的竞选过程中,不少绿营政治人物都以为韩国瑜每谈起方针总是信口开河,是个“没内容”的江湖郎中。顺着民进党的逻辑,黄重谚以“土包子”描述之,也就显得情有可原。不过,深受蓝领、劳作底层力挺的韩国瑜,但是凭着89万票高票当选高雄市长,比对手陈其迈足足多了15万票。因而,黄重谚一句“土包子”可不只骂到韩国瑜,也扫到传统上长时间支撑民进党的南部农渔民们——由于只需土包子才会支撑土包子。民进党政府的“不接地气”可不只限于这一例。上一年“九合一”后,原为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向党员宣布公开信剖析败选原因时说到,“咱们在往行进价值行进的时分,没有注意到社会群众没有跟上”;本乡资深演员白冰冰无偿为高雄市代言行销参观,却招来前行政院副讲话人丁允恭(现民进党中央新闻部主任)批判“炸毁高雄质感”。明显,创党30年的民进党从当年穿草鞋的街头政党,摇身变成穿皮鞋的执政党时,无形中也与当年无怨无悔、献身贡献、出钱出力、滋补民进党生长、强大,再到二度执政的草根底层人民发生了距离。有谈论剖析,民进党脱离乃至小看底层,原因至少有二:一、当今大都的当权代代,并非如第一代都是草莽草根身世,或依托草根支撑者与国民党抗衡。因布景不同、触摸不多,简单发生权贵的阶级高傲;二、政党轮替常态化,年青幕僚只需跟对主子,选后论功行赏,立马鱼跃龙门。这些以留洋居多、未曾阅历长时间底层锻炼的年青人,一夕成为高阶人员,也难怪无法苦民所苦。而当选民的声响和需求被小看或疏忽,当权派的方针必定不得人心,反弹的民众终究也会以选票的制裁作为对主政者的反扑。上一年当地推举成果便是最佳例子。高傲自负已被公认是民进党中央执政不力的原因之一,而这也或许构成下一年绿营连任执政的最大拦路虎。未能实行“谦卑谦卑再谦卑”许诺的蔡英文,已宣示要“突破同温层”。她近来就找来卡车驾驭和计程车司机等劳作阶级茶叙,听他们甘苦谈,这未尝不是好的开始。当居高临下的政治首领放低姿势,真实苦民所苦,与“土包子”同在,“高傲精英”的标签也就天然会被甩开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